客戶滿意度是我們衡量自身價值的唯一標準 設為首頁 | 收藏本站 | 聯系我們    
     
首頁 公司介紹 政策法規 通知公告 經濟動態 人才招聘 在線留言 聯系我們  
    您好,歡迎訪問淮北江陽科技咨詢有限公司!
 
 
   政策法規
   通知公告
   經濟動態
 
 
   
 
 
      經濟動態 您現在的位置是:淮北江陽科技咨詢有限公司 >> 經濟動態 >> 正文顯示   
     
  兩年融資總額超過120億元,這家公司要做汽車界“小米”
兩年融資總額超過120億元,這家公司要做汽車界“小米”
【作者/來自】網站管理員 【發表時間】2018-1-8 【點擊次數】443

兩年融資總額超過120億元,這家公司要做汽車界“小米”

不少造車新勢力都說要做“中國的特斯拉”,但威馬汽車卻選擇做“小米”。

2017年12月11日,上海威馬汽車品牌發布會。這個時間比蔚來汽車在12月16日的亮相早了幾天。“半年前就定了這個時間,那時候還不知道蔚來汽車會在后面幾天辦活動。”威馬汽車創始人、董事長兼CEO沈暉說。

威馬的第一款產品——純電動SUV車型EX5也在發布會亮相。這款車的起步售價在20萬左右,最大續航里程600公里,跟小米一樣,威馬瞄準的是更主流的市場,以大規模量產為目標。產品理念更偏德系,造型也不像別的新造車公司那么夸張,而是中規中矩。

2017年底是新造車公司頻繁亮相的時間段。11月初,蔚來汽車傳出新一輪10億美元融資的消息。12月4日,零跑汽車宣布獲得由紅杉資本中國基金(簡稱“紅杉中國”)領投的PreA輪融資,這也是零跑汽車首次外部融資。12月15日,小鵬汽車董事長何小鵬宣布結束A+輪融資,確認了阿里巴巴參投小鵬汽車。

相形之下,威馬的融資進度也在加快,在2017年12月內,它宣布兩輪融資:百度和騰訊等機構相繼投資。

12月5日,威馬汽車宣布百度資本領投、百度集團等跟投的新一輪10億美元融資,跟投機構還包括SIG海納亞洲、阿米巴等互聯網戰略投資者及互聯網財務投資者。在12月11日的發布會上,百度集團總裁兼首席運營官陸奇也現身演講,在強調百度對汽車工業的重視和人工智能布局的同時,也表達了賦能威馬的態度。“我們認為他(沈暉)是汽車工業非常優秀和卓越的企業領袖。”陸奇說,“威馬雖然是一支新軍,但是具有一系列非常非常重要的核心能力、設計能力、研發能力、供應鏈能力等。最重要的是,我們高度認可威馬的產品理念和產品戰略。”

12月22日,威馬宣布獲得中國國有企業結構調整基金、五礦資本(香港)、騰訊集團、紅杉資本中國基金的新一輪投資。

光源資本是威馬這兩輪融資的獨家財務顧問。“光源資本很榮幸在僅僅一個月之后再度促成國家隊+大戰投+頂級基金的大局。威馬已經站在完全嶄新的起跑線上。”光源資本創始人鄭烜樂表示。

按照威馬官方的說法,算上2016年的A輪融資,威馬汽車的融資總額已經超過120億元。

但理工科背景出身的沈暉看上去不算激動,用SIG合伙人任劍瓊的話說,沈暉一直是“恒溫”的。對比威馬跟其他新造車項目,她認為威馬的特點是“有移動互聯網思維,對傳統汽車行業也有敬畏之心”。

但在她看來,這個領域的創業難度之高,也是不可忽視的現實。“一方面,未來中國市場最大,增量在全球最強勁,所以中國汽車產業的創始人,一定是全球的風云人物。另一方面,中國汽車產業法規的復雜度高,給創業者的捆綁也是最多的。”

跟其他新造車公司面臨的未知困難類似,2018年對威馬汽車來說,將至關重要。

2018年一季度,威馬EX5將小批量生產,沈暉覺得那時候自己會“心里比較有底”。4月份的北京車展,威馬將正式接受訂單。沈暉坦承,從小批量到大批量,是一個難度不小的“鴻溝”。

除了內部自身壓力,威馬的緊張感還來自于外部。“我們認為,新造車的是友商,跟我們沒有直接競爭關系,到目前為止大家都是零。現在主要面對傳統汽車公司,他們明年上的車我們怎么來和他們競爭。”沈暉說。

沈暉是誰?

多年前,沈暉已經是中國汽車行業的風云人物。

他曾在美國零部件公司博格華納擔任中國區總裁,2007年加入菲亞特集團,出任菲亞特動力科技中國區首席執行官、菲亞特中國副總裁。2009年底,在李書福的邀請下,沈暉加入吉利,成為李書福收購、整合沃爾沃、并將其扭虧為盈的操盤者之一。

這段時間也是他職業生涯中受關注度最高的階段,但在2015年的第一天,他還是選擇了告別吉利——也放棄了在吉利的股票。按照吉利汽車在2017年12月份的股價計算,他調侃自己放棄了9位數的財富。

但無形中,他也走上了一條有更大可能性的道路。

當時是新造車勢力的早期起點,比如蔚來汽車在2014年11月成立,當年12月,賈躍亭也在微博宣布樂視SEE計劃,開始造車道路上的“蒙眼狂奔”時代。

沈暉也想造車,他當時選擇的是加入車聯網公司博泰集團,出任集團CEO。跟沈暉一樣,博泰集團創始人應宜倫在當時也有一個宏大的造車夢想,兩人一拍即合。在此之前,沈暉曾做了100多頁的方案,“一定要推倒目前(傳統汽車行業)的思路”。2015年4月,博泰首款概念車ProjectN在上海車展上亮相。ProjectN也是新造車公司中,第一臺亮相的概念車。

但到了2015年底,沈暉這段短暫的職業生涯就畫上了句號。據稱,由于兩人思路不同,沈暉告別博泰,成立了新造車公司威馬汽車。

從公開報道看,沈暉對那段經歷不愿多談,但在威馬汽車的投資人看來,沈暉以往的經歷已經讓他在創業陣營中占有優勢。

“他的經歷覆蓋了供應鏈、整車、車聯網三個領域,也完成了一個要做自己的品牌的前期積累,”任劍瓊說,“每一段經歷都是為今天的威馬加分的。”

她特別認同沈暉團隊的一點是,“沈暉是整合過沃爾沃全球的供應鏈的。你去把所有造車新力量碼在一起,他們有沒有人做過這樣的事情?有沒有操過這么大的盤子,捏合過質量、制造、供應鏈的盤子?”

這種行業積累除了在投資人那里獲得加分,更重要的是給威馬選擇自己道路提供了參考。

首先是自建工廠。沈暉研究了美國有名的幾個電動車品牌的興衰,比如Tesla、CODA、Fisker等,得出的結論是代工這條路走不通。他調侃,可能是自己心理承受能力比較脆弱,如果威馬的產品在別人的工廠生產,自己會“睡不著覺的”。

公開資料顯示,2016年11月,威馬位于溫州甌江口的工廠開工,一期固定資產投資67億元、規劃產能10萬輛。

為什么選擇溫州?“我們不想去以前已經有汽車企業布局的地方,”沈暉說,“溫州的供應鏈很完善,但沒有新能源項目,并且離我們其中一個重要的電池合作伙伴寧德時代很近,寧德時代的工廠離我們的工廠只有160公里,從運輸角度講也是十分便利的。”

選擇溫州也面臨一個挑戰,甌江口地區是填海而來,工廠地基打樁打到地下60多米,連續打了三個月。

在市場進入的節奏上,沈暉也做出了暫不進入國外市場的決定。這一方面是考慮到自身資源多寡,另一方面也是基于品牌。

“在歐洲,我認為新品牌是完全沒有任何機會的。在美國,新品牌也要從高端切入,先把大家的眼球吸引住,才可能跑量,特斯拉的邏輯是正常的。”沈暉說。但威馬的思路是,以優品美價的切入方式,先把量跑起來。這種思路只有在中國市場才能行得通。

此外,威馬選擇走量路線,也是希望避免特斯拉式的資金困局。“其實你看國內過去幾年出現的一些新的品牌,只要目標對,市場對,短期之內這個量是能上去的。”沈暉說。

不一樣的朋友圈

阿米巴資本專注于TMT行業早期及成長期公司的投資,用創始管理合伙人王東暉的話說,阿米巴以往的投資風格是,“幾乎不投任何硬件,尤其是智能硬件”。但威馬汽車打破了它的慣例。“從電動汽車到智能汽車到自動駕駛,是一個非常大的行業。今天世界上最聰明的資本、互聯網公司、傳統車企都在往這個方向傾斜資源,像谷歌、百度、軟銀……一旦電動化、自動駕駛釋放出來后,產業非常大,未來有數倍能量,把整個出行行業做一個徹底的顛覆。”王東暉告訴本刊記者。

新晉投資方也給威馬汽車的未來帶來了潛在資源。

以投資機構SIG為例,目前SIG圍繞車已經有系列布局,比如二手車平臺天天拍車,分時租賃平臺途歌,停車場項目ETCP等。此外,SIG也投資了大量移動互聯網項目,基于移動端的各種泛娛樂、文化等項目的日活有幾個億,其中最突出的是今日頭條。“一個To C的產品將來要做推廣,或者跟目標人群交互,是需要這樣的平臺支持的。”任劍瓊說。

七海資本也是威馬汽車的投資方之一。2017年9月,七海資本創始合伙人熊明華加入威馬,出任副董事長。作為騰訊前聯席CTO,熊明華希望布局一個技術到運用的AI產業鏈。其中,車是AI硬件落地的非常重要的場景,熊明華希望能積極參與。

沈暉認為,威馬的朋友圈不僅僅只限于投資圈,更重要的是在供應鏈和渠道營銷端。

“我搞供應鏈很多年,與很多供應商保持了良好關系,現在我們創業初期比較困難,大家都是用最低的成本、最配合的態度、最快的速度來幫我。”沈暉說。

在沈暉辦公室的墻上掛著一幅字,上面寫著“四海之內,皆兄弟也”,據說這是沈父所題。每次跟零部件商開會,他都會跟對方把這幾個字念一遍,這也是他爭取對方支持威馬的一張“感情牌”。

而在渠道端,關鍵人物之一是威馬汽車合伙人、戰略規劃副總裁陸斌。

在2015年加入威馬汽車之前,陸斌已經在幾個汽車公司有過從業經歷。在上海通用工作8年后,2013年,他加入吉利汽車,2014年底又加入奇瑞汽車。2015年7月,他離開傳統汽車行業,開始找創業機會。

2015年12月份,陸斌在上海虹橋機場附近的一家酒店大堂跟沈暉聊。當時他有一份跟造車相關的書面資料,其中很多想法跟沈暉想的不謀而合。“我說那就趕緊開干,還是要搶時間的。”陸斌說。

鑒于陸斌以往的從業經歷,渠道搭建成為陸斌的主要工作之一。“中國做過汽車零售的投資人,70%我都熟悉。”以上海通用為例,陸斌發現,渠道投資方把網絡賣掉了,“現在有錢了,能力還在,還想干點事。現在他們可以和威馬合作,甚至進入到主機廠的股權架構里去,威馬在這方面是非常開放的”。

12月底,威馬汽車的渠道已經完成第一批簽約。按照陸斌之前的計劃,店面的建設周期有9個月,2018年9月份便可以開始賣車。

所有新造車公司都必須面對的生產資質問題,威馬也已經找到了迂回的解決方案。

截至2017年12月初,發改委已經向15家新造車公司發放了生產資質,在4月份的采訪中,沈暉稱威馬的生產資質正在申請當中,大概會在今年三季度有結果。但在目前15家公司中,并沒有威馬汽車的名字。

不過,這或許并不會影響威馬EX5進行銷售。2017年2月,威馬汽車子公司曾以11.8億元收購大連黃海汽車100%股權。外界猜測,這是威馬汽車的曲線救國之舉。

“收購大連黃海是因為我們希望北方能有一個制造基地,大連黃海對我們也是一個很好的補充。具體生產什么樣的產品,我們準備好了再對外宣布。”在2017年4月份接受媒體采訪時,沈暉如是說。

一百多年前,福特T型車面世,成為“世界上第一種以大量通用零部件進行大規模流水線裝配作業的汽車”,也奠定了福特汽車在工業史上的地位。對威馬汽車來說,第一款車型也是以規模化量產作為關鍵目標,它能成為新造車領域的福特嗎?(作者: 馬吉英 來源:中國企業家網) 

關閉
 
     
 
Copyright © 2011 淮北江陽科技咨詢有限公司 皖ICP備11020031號
電話:0561-3072973 地址:合肥市濉溪東路嘉華中心A座16層 淮北市相山區相陽路B1-1幢203室
买时时彩票群 嘉黎县| 信宜市| 海阳市| 都兰县| 房山区| 剑河县| 宁强县| 厦门市| 宜黄县| 西平县| 徐闻县| 安宁市| 阿拉善盟| 柳江县| 临洮县| 新巴尔虎右旗| 和政县| 疏附县| 乌拉特前旗| 肇庆市| 安徽省| 威宁| 淮北市| 连山| 双城市| 扶绥县| 株洲县| 日照市| 鄂尔多斯市| 利津县| 沁阳市| 商水县| 金山区| 萨迦县| 五常市| 丹巴县| 玉山县| 芮城县|